哥林多后書講解42擴寬心

2019-11-07 00:23:12 iBerea北北

哥林多人哪,我們向你們口是張開的,心是寬宏的。你們狹窄,原不在乎我們,是在乎自己的心腸狹窄。你們也要照樣用寬宏的心報答我。我這話正像對自己的孩子說的。(林后6:11-13)

“哥林多人哪,我們向你們開口,口是張開的,心是寬宏的。你們狹窄,原不在乎我們,是在乎自己的心腸狹窄。”就是說,你們狹窄,不是因著我們的心狹窄,而是因為你們對我們的心腸狹窄。“你們也要照樣用寬宏的心報答我,我這話正像對自己的孩子說的。”

到這里我們一直在講我們是上帝使用的工人。用真理、用圣靈、用恒久忍耐、用無偽的愛心一直這樣作工,并且受了很多的屈辱,受到很多的困難,但仍舊這樣作工到今天。

哥林多人哪,我們對你們并不是心腸狹窄,也不是以前不是心腸狹窄,而現在卻突然變得心腸狹窄;而是你們的心腸狹窄。所以就算是報答我,你們趕快打開心吧,因著你們的心腸狹窄讓我感到很郁悶。

保羅所做的事是什么?尋求上帝的國和他的義,他所到之處就有教會建立起來,他所到之處就會出來很多愛上帝的人。但是在那些人看來,保羅卻是壞人,卻做了錯事。但看一下保羅的果實,借此認識一下他這個人;即便你認為保羅的是壞人,卻因著這個人出來了很多愛上帝的人,也有很多教會建立起來。所以我們不要看這個人,而看這個人所做的事,要通過這個人所結出的果實來判斷這個人。

這個人是上帝所使用的人,他所做的事是上帝的事,為什么你要用自己的標準去判斷他呢?那么結果吃虧的是誰?你這樣的圍攻他,人們這樣的圍攻他,叫他無法作工,如果這樣的話,最終只能讓上帝的事工停止。他原本所到之處會結出的那些果實,結果因著你的這樣攻擊無法結果實,你所愿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嗎?

視無言受到人們很多的誤解。但看一下,他所到之處出來很多愛上帝的人,出來很多愛耶穌的人。你為什么要妨礙他、不叫他做事呢?你為什么要辱罵他,為什么要定他為異端呢?那些通過視無言改變的人,他們都是怎樣告白呢?“我開始愛上帝了”“我開始真正的認識了上帝”“看圣經太有意思了”,他們都是這樣的作見證。

看到這樣的見證還是妨礙視無言,還是說他是異端,說他是一個沒有知識的人,那么通過你的口這樣的去妨礙視無言所做的事,帶來的結果是什么呢?結果妨礙了叫許多人得生命的事工,不是這樣嗎?限制了這樣的事工。為什么要這樣做呢?要知道這是否是上帝所做的事,是否是上帝所愿的事,不要因為你恨那個人、討厭那個人、因為你的心胸狹窄,結果就成為抵擋上帝的人。那么以后到天上你會受到什么樣的待遇呢?

為什么你要這樣的判斷呢?你干嘛判斷做上帝事的人呢?有智慧的人是不會判斷主的工人的。在自己眼里那個工人真的很糟糕,但是也不必判斷,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何必到處去判斷別人、辱罵別人呢?為什么會這樣,真的無法理解!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到時候上帝會判斷的。

耶穌再臨會審判那些虛假的人,會審判那些給天國帶來危害的人,所以你何必著急呢?再怎么不合乎你心意的人,過二十年就無法再做事的,不必為此擔心。既然人家要作工,你就任憑他去做吧,不要妨礙他。有的時候,有人說“這個人不能讓他繼續作工了。”“為什么不能做?”“因為他想要做跟他一樣的事。”“你不要去管他,你去做別的事不就行了嗎?”

現在保羅不是因為心胸狹窄才這樣的。這些人為什么這樣呢?“因為原來保羅已經寫信給我們,說好要到我們這里來了,但是直到現在也沒有到我們這里來。為什么不到我們這里來,卻去亞該亞地方呢?這不是說謊嗎?”這些人為什么會這樣的判斷保羅,這樣的說他呢?可以想一下,保羅既然先去亞該亞地方,可能是因為有別的事,何必就因為這一件事就說他是說謊的,說他不是使徒呢?怎么能夠這么偏激呢?這肯定并不是他們自然而有的想法,一定有人把這樣的想法帶給了他們。

有一群人來對他們說,“看一下那個保羅,明明就是說謊的,他不是說好到你們這里來,為什么現在又不來了呢?”因著那些人的話,這些人就受到了影響。那么這群人為什么要說這些話呢?因為這些人所傳的福音跟保羅的不一樣。他們來說的是什么?“你們要受割禮,不然的話無法得救。”這是他們的主張,這跟福音不一樣。因為他們所傳的不一樣,所以就認為保羅對他們來說是妨礙,就恨保羅,就為此妨礙保羅的事工。

其實通過結果來看,這仍舊是靈性問題。他們在妨礙的不是保羅,而是保羅所傳的福音。這些人是猶太人,他們也說信耶穌,但是他們說可以信耶穌,但是必須要受割禮,然后就拿著圣經去給哥林多教會的人看,告訴他們割禮才是永遠的記號。聽到他們所傳的話的這些人就會覺得“好像是這么回事”。結果他們把保羅來到他們這里所行的神跡或者這些作工很快就忘掉了。“是嗎?”心里就動搖,就被他們利用。

因為這群猶太人過來很親切地對待他們,對他們很好。為何要對他們好呢?就是為了獲取他們的心。因為憑感情這樣去做,所以也很容易籠絡人心。但保羅并沒有從感情上這樣做,所以不會對他們很好,因為傳福音的人不摻加個人屬人的情感在里面。那么忙,有什么時間去給他們打電話,寫信去安慰他們,去與他們交通呢?但是這些人因為沒有別的事情,所以天天坐在那里辱罵保羅,然后又說要受割禮,天天做這些事,結果就混淆了福音。

盡管如此,那么你們所得到的恩典怎么又能夠這么簡單、這么輕易的就改變了呢?保羅是否是使徒,對此的證據不是應該由別人來說的。顯出保羅是上帝的工人的是誰?正是哥林多教會的圣徒們,他們應該這樣為保羅作見證。

保羅到處傳道,走遍很多地方,但停留最長久的地方是哪里呢?保羅到歐洲或者別的地方,常常只是呆一個周,或者呆幾個月;但是他在哥林多卻呆了一年半左右的時間。保羅就是這樣的養育他們,就是這樣在那里建立教會的。既然如此,怎么有能從哥林多人的口里說出這樣毀謗保羅的話呢?

所以不要判斷別人,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我們為此下決心吧,我不要判斷別人,不要妨礙別人做事,別人想做的就任憑他們做吧。他們如果做不下去的話,覺得那樣做不對的話,那么到中途他們就會放棄的。因為如果沒有上帝的幫助,肯定沒有辦法進行下去,很自然就會萎縮的。

另外,如果是上帝使用的話,你再怎么恨他也要尊重他。因為他是為了上帝的國而做事的,而你自己在為什么而做事呢?仔細想想,有時候真的懷疑那些在教會里作工、做主的事的人他們的目的是什么。好像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欲望,又好像是為了自己得到那個成就感才做事似的。

趁這個機會,我也想跟大家說什么呢?如果想在教會里享受成就感而侍奉的話,這不是正確的。當然我很配合大家,體諒大家,讓大家在作工的時候盡量能夠有成就感,為此我真的是很努力,也很苦惱。為什么呢?因為既然大家侍奉,就希望大家能夠高興的侍奉,能夠帶著成就感去做。但是要知道這成就感并不是侍奉的全部,不是說我一定要享受這成就感才行。大家也不應該這樣想。

比如說我翻譯了書,花了很多時間翻譯那本書,但是結果這本書卻沒有沒辦法作為書出版,只能把它分成一章一章的發表在博客里面。盡管貼在博客里面的話,也會有很多人會通過你所翻譯的東西得到幫助,但畢竟沒出版成書。如果是我的話,碰到這樣的事情,我一點也不會傷心的。

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不是書是否出版,而是靈魂是否靠著這話語得到養育,最后成長起來,這個才是重要的,這就是我們做事工的本質。但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個想法改變了,書籍一定要出版,而且一定要有我的名字在上面。惡就是從這里開始的,這并沒有上帝的保障,完全是屬于我自己的欲望,上帝不會與你同工的。

若這樣的欲望摻雜在一起的話,那個時候你就會表現出很多不可理解的行為。比如說,發脾氣“為什么不給我印刷書籍?為了翻譯這些書我吃了多少苦,奉獻了多少啊?為什么不讓我出版這本書呢?”。要知道即使一輩子也沒有辦法出這些書,但是很多人因著你所做的翻譯得到了養育。

其實中國語書籍有很多是這樣的,不是僅僅靠著書籍才能得到養育。其實到現在為止,有好幾本書都出版不了。當然也有很多原因,所以沒有辦法出版。但不管怎么樣,人們卻因著這些資料充分得到了幫助,這多么值得感謝啊。我親自翻譯的書也有沒有出版的,《靈魂與肉體》這本書我翻譯并不是一次,而是好幾次。但最初翻譯的那個版本并沒有得以出版。韓國語書籍也是一樣,我努力的整理了,但是有的還沒有出版。

盡管如此,我并沒有發脾氣,也沒有生氣。但我很高興的是,雖然韓國語的沒有出來,但是中國語的還是照樣的出來了,我很感謝。很多中國人能夠因著這書得到恩典。當然我從心底里也希望韓國語的也趕快出版。但是我并沒有去向他們追究責任,《上帝的意圖》這本書我已經整理出來好多年了,為什么還沒有印刷出來?”

還有《庇哩亞原講》,我用了兩年的時間,大家都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吧?幾乎要死掉的程度,那個時候我甚至走二百米的路都很難呼吸的程度。就是為了這《庇哩亞原講》。我真的付出了很多,但現在也沒有出版。我并沒有因此而受試探,可能有人會因此而受試探,但我并沒有。

我既然做了,這是上帝交給我的,那我的責任就是把它做完,到這里就行了。然后把它交給出版社,不管出版還是不出版,那是他們的事情。重要的是,我在整理這內容的時候,我把這個話語全部消化好了,然后又把它傳出去了。所以中國的靈魂因著我所傳的這話語得到了養育。

不久前,有一位傳道師給我寫來一封信,他說庇哩亞課程三十五課里面有這樣一句話,“上帝僅僅靠著亞當一個人就可以成就一切的事”對這句話他不理解。我在整理《庇哩亞原講》的時候,把這部分內容整理得很清楚,叫人可以清楚的理解,所以我就很簡單的給他說明了。結果他又給我回信說,讓我看一下他理解得對不對,然后他自己就寫下來。然后我一邊讀,我就一邊為他鼓掌——他理解得太好了,多么感謝。那就行了,這就是最重要的。

我們在介入自己的私心的那個瞬間,我們要趕快的把它扔掉。我們的目標是什么呢?叫更多人明白上帝的意圖,從而愛上帝,然后對庇哩亞運動帶有使命感,這才是我們的目標。為此我參與也行,不參與也行,如果沒有我反而更有益處的話,那么把我去掉就好了。我們應該這樣騰空自己的心,拿掉我們自己的私心。

保羅就是這樣沒有私心而做事的,為什么要恨他呢?我們不應該對一個人,“我不喜歡這個人”。不應該這樣,那不是我們基督徒該有的態度。

也有人這樣的恨我的人。當然我也可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我對我的妻子都有做錯的地方,我的妻子因著我所說的話而生氣,甚至這時候我自己還蒙在鼓里。我問她怎么回事,問完她才知道。想一下,我跟別人在一起生活的話,這樣的事情難道就不會發生嗎?也都會有的。跟妻子都是這樣,那我跟大家更會怎么樣呢?說話的時候,可能我也在不知不覺中讓大家的心受到傷害。即使是有,但是其實我根本就記不住。

要知道我的心是什么,我只是帶著愛靈魂的心,希望這個靈魂更加的好。聽了我所說的“你要跟隨我,我要叫你成為得人的漁夫”這話,從而跟隨我、信賴我,對于這樣的人我多么感謝他呀!如果這個人的人生有什么走歪的地方,以后到天國去得不到獎賞的話,我該會多么愧疚,這都是我的責任哪。我心里一直想的是:“上帝啊,希望這個人到天國去的時候,他能夠承認‘那個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好的帶領人,真的很感謝’。”

因著是這樣的關系,所以我必須愛大家,我們的關系就是這樣的。即使是我一個人禱告的時候,我也不得不為大家禱告,我們是這樣的關系。但是卻因著我的哪句話說得不對而恨我,根本沒必要這樣,不必要傷心。因為我的心很清,很明白的。

如果因著我的話而受傷的話,那么請大家的心不要太狹窄,請大家能夠放寬心;我根本就記不住,不知道自己說了什么。但因為我沒有恨大家的心,沒有藐視大家的心,所以我也記不住自己說了什么。只不過你認為自己受到了藐視,但其實怎么會呢?

即使我再怎么小心,也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對我的妻子也是,我要是這樣跟她說的話,她可能會生氣的,所以我就小心翼翼地跟她講,但是說話的過程中又不小心,然后讓她受到傷害。幸好我妻子的心比較寬廣。

但是現在坐在這里的大家都是姊妹,還有周圍教會的也大部分是姊妹。所以我明明在心里想“這個人的心很弱,所以如果說不好的話,會讓她自尊心受到傷害的,我應該小心謹慎些。”然后就小心翼翼地跟她說話,但還是有可能讓她受到傷害。因著我所說的話,我們應該在心里下決心:我不受試探。如果你做好要受試探的準備,怎樣都有可能受試探的,所以我們應該放寬心。

放寬心,這樣的話結果就會不一樣的。特別是為了自己的靈魂,對帶領自己的人更要這樣。我對于監督是徹底的敞開心的,我也是故意這樣做。我每天為他禱告,為什么呢?假如我跟他斷絕了關系,向他心門關閉的話,那我的人生也就結束了。我還能做什么?他是首爾圣樂教會的主任監督,但是我卻對他關閉了心,那我在首爾圣樂教會還能做什么事呢?這樣的話我就只能離開教會。雖然我很愛教會,很愛庇哩亞運動,但也沒有其他方法,我只能離開。那這結果是什么?這是關系到我人生的問題。

所以我下決心,無論有什么事情,我也不受試探;無論有什么事情,我也不會心胸狹窄。對于他所說的話,我會盡量的去接受、努力的去接受、帶著感謝的心去接受,也會從上帝的立場上去想。我因為下了這樣的心,所以對于他所說的話、所做的決定都可以理解。

所以我覺得我好像有了一種恩賜,當監督講道的時候,我在翻譯的時候,大部分時間不會看著監督的臉,在翻譯當中,突然我心里就開始有情感涌上來,想要哭,這個時候抬起頭來一看,監督也是這樣的狀態。有的時候有這樣的心。然后過一會兒之后就安定下去了。但有的時候,這樣的心情一直不消失,一直是想要哭的這樣的狀態,這個時候我看監督也是這樣的。然后我就節制自己,壓抑自己,我發現監督也是這樣。

所以我就想,我這不是普通的翻譯,我好像有翻譯的恩賜。一起翻譯,哭的時候一起哭,真的是奇妙。聽到過嗎?哭的時候一起哭,可以照樣的傳達出來。不知道這是恩賜,還是因為我聽到他的話語也同樣得到感動,反正我總是努力理解他的心。若是你也這樣努力的話,同樣都可以理解的。

世界大會的時候,主任監督講的第一場道,不知道別人怎么想,有的人可能在結束以后會流下眼淚,但我是從監督站在講臺上準備宣布大會開始——還沒有張開口說話的時候,我的眼淚就已經開始嘩嘩的流下來了,一直流到結束為止。

為什么呢?我感受到了什么呢?那分量、那重量。兩年的時間,他吃了多少苦,晝夜不停地去作工,最終將這些人聚集起來,現在就在他的眼前,他該會多么的感動啊。對在座的那些人來說只是開始,但是對他來說,這好像已經結束了一半。所以當他說“歡迎大家”的時候,我就開始哭起來,我感受到了他的心,真的是哭著聽了他的話語。我可以感受到監督的痛苦,還有他的孤獨,都壓在他的肩膀上,這是怎樣重的分量啊!

就好像這樣,就像保羅這樣的人,人們為什么要辱罵他呢?保羅現在多么痛苦,為什么你還要辱罵他?要理解他的心才行。就是說,你要理解福音的話,那么就無法不理解傳這福音的人;如果你真正的愛福音,就無法不愛給你傳福音的那個人——這是很當然的。你會愛他,會理解他。

大家都是通過視無言認識了上帝的意圖吧?那么你就會愛視無言,愛視無言的意圖,那么就愿意理解他,聽他所說的話。就好像你要理解耶穌,才能夠聽到上帝的話語一樣。如果你對耶穌帶有不好的心的話,那么你就無法認識上帝,因為他就是福音中介。如果你對福音中介產生誤解的話,那這個福音就被擋住了。所以對教會的監督,我們要努力去理解他,去努力地愛他。

對于給大家傳福音的那個人,你要想從他那里得到恩典,就要努力地理解他。大家如果在心里有恨我的想法的話,那通過我能得到什么恩典呢?別人都得恩典,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在恨我,這樣的話誰會吃虧呢?所以不要這樣做。對于傳話語的人,一定要徹底的打開心,不要誤解他,要想“那位不會說這樣的話的,他原來的意思肯定不是這樣的”,這才是愛。

夫妻生活中會理解對方,“他不會這樣做的,他原來的本意肯定不是這樣的。”然后就問他。如果不是夫妻的話,就這樣對人家帶有誤解,那就這樣結束了。但是因為是夫妻,沒有辦法,每天還要見面,所以就要彼此交流,然后這樣誤會也就解除了。除了部分很特別的夫妻,也就是互相憎恨對方,想要殺對方,把對方殺死的這樣的夫妻之外,一般的夫妻,誰會愿意對彼此帶有誤解呢?都希望對方好。所以我們要擁有愛人的心,要擁有寬闊的心胸。

在我們禱告的時候,求主讓我們對于傳話語給我的那個人,或者是福音中介者,能夠完全的打開心,讓我們能夠擁有寬闊的胸懷。為此我們一起禱告吧!???

六后釆今晚开奖资料